主页 > 小说合集 >

凤凰彩票:正文 13

编辑:凯恩/2019-01-04 22:01

  首页玄幻魔法武侠修真都市言情历史军事侦探推理网游动漫科幻小说恐怖灵异其他类型文学名著肉文辣文┊

  短暂的休整过后蓝天航空公司也进行例如工作调整,乘务员的制服也换了装,这天陆云飞作为检查员随乘务组进行工作检查,正好是唐丽这个骚货的班,乘务组共有六个人,除了乘务长唐丽和广播员刘婷外,还有张欣等四个东北的新乘,这陆云飞早就对唐丽感兴趣了,不只是因为这里只有她最漂亮,还因为换装后只有乘务长才可以穿着陆云飞喜欢的肉色丝袜。

  唐丽这一路上也是频频向陆云飞发骚,媚眼总是有意无意的瞟陆云飞几眼,在侯机厅等飞机的时候还不时翘着二郎腿把飞行穿的黑色中跟皮鞋挑在臭淫脚上晃动着,还把脚上的鞋脱掉露出涂着黑紫色指甲油的臭淫脚自己用手揉捏着,“唐姐,飞累了啊?”“云飞,问这些干嘛,飞了一天脚都酸死了,要是不怕臭你给我揉揉啊。”她的媚眼瞟了瞟陆云飞。

  “我这求之不得呢。”陆云飞边说边用右手慢慢的向她的肉色丝袜脚面上摸去,她的脚雪白如玉,小巧玲珑,白嫩可人,脚踝纤细而不失丰满,脚型纤长,脚弓稍高,曲线优美,柔若无骨,脚指匀称整齐,如十棵细细的葱白,涂着粉红色的亮晶晶的丹蔻的脚指甲如颗颗珍珠嵌在白嫩的脚指头上。见她没有拒绝,陆云飞直接抓着她的脚放在了自己的裤裆jī巴的位置上,唐丽脸明显的红了,小小的涂满口红的嘴唇抿了抿,那样子性感极了,只见用她的一只手轻轻的按住了陆云飞揉捏她脚面的手,说道,“这里不行,被人看见不好,晚上到我房间。”

  陆云飞淫笑着说,“晚上操死你,记住一定要穿这双臭丝袜,越臭我越喜欢。”晚上二人在房间见面后一句废话也没有,陆云飞走过去就吻住了唐丽,俩人紧紧的抱在一起,唐丽明显的画了浓装,而且喷了比往常多得多的香水,陆云飞陶醉了,双手把唐丽横抱了起来坐到沙发上。唐丽温顺的把脸贴在陆云飞的胸膛上。

  把唐丽抱到沙发上后,陆云飞脱去了她的两只黑色高跟鞋,还是今天她穿的那双肉色丝袜,她的鞋子一脱下来,一股浓浓的脚臭味就扑面而来,唐丽臭淫脚上穿的肉色丝袜已经被脚汗湿透了,袜头部分正冒着热气,陆云飞的jī巴一下子就挺了起来,只见几个黑紫色指甲油的脚趾并排的裹在袜尖里好美,好性感,陆云飞蹲在地上,双手捧住丝袜脚就亲了起来,滑滑的顺顺的,“唐丽,你的小脚好臭呀。”陆云飞一边舔着脚心说。“呵,不是越臭你越喜欢吗!今天飞得累了脚汗多!”陆云飞不理她,一只手解开了自己的裤子上的皮带,伸进去握住了大jī巴上下套弄起来,嘴里塞进了一只小脚,隔着丝袜吸吮着每个脚趾头,一边舔她穿着丝袜的脚,闻着那脚臭味,舔着她那白白的脚趾,陆云飞显得极度兴奋,握jī巴的手套弄的更快了。

  唐丽的臭淫脚时快时慢的蹉弄陆云飞的guī头,更狠的是她用丝袜臭脚趾使劲蹭陆云飞的jī巴眼。房间里已经满是唐丽浓浓的脚臭味了,陆云飞的jī巴因为极度的兴奋而微微颤抖起来。唐丽又用奇臭无比的丝袜脚丫子疯狂的糅弄一番,她又把她的臭高根鞋盖在陆云飞的脸上让陆云飞闻她的脚臭味,由于最近一直忙着公司整改好久没有近女色这么爽了,陆云飞心情又激动,很快在这双重刺激之下一股由jī巴传来的快感冲向大脑,陆云飞一阵哆嗦,白色的jīng液喷在了唐丽两只臭臭的丝袜淫脚上了。

  “呼,好爽。”陆云飞半闭着眼睛享受着刚才shè精的滋味。“你,你这么快就射了?”唐丽有点温怒。“是,不过你别忘了我现在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一会我一定让你爽的直叫妈。”陆云飞说着话,已把自己外裤和内裤脱到了脚下,然后双手按在唐丽的两个nǎi子上隔着制服外衣使劲的揉捏,唐丽的一对大nǎi子受到了经验丰富的陆云飞的侵犯,感到相当的兴奋,嘴里咿咿啊啊的浪叫着。“留点力气一会再叫吧。”陆云飞邪笑着说,一边已经把她的外衣解开,把奶罩往上一撩,顿时,一对被嫩丰挺的巨奶暴露在陆云飞的眼前。

  接着,陆云飞把她的制服裙子掳到腰间,把她姿色的小三角内裤和肉色丝袜脱了下来,分开了两条粉腿,只见一条红色的小肉缝在殷殷的流着白色的yín水,陆云飞深深的闻了一下,有股淡淡的腥骚味,“还没咋地呢,你就流成这样了,呵呵,你真是一个荡妇。”陆云飞说着话,用手指将肥厚的肉瓣掰往两边,将舌头伸入肥嫩丰满的、粉红色的、溢满yín水的浪Bī内搅动,吸食着流出来的yín水。湿滑又灵巧的舌头,在她敏感的下体,百无禁忌的舔吮逗弄。

  唐丽的浪Bī受到刺激,阴核凸起,两边yīn唇因充血而向左右微微张开,濡滑的yín水溢满了整个肉Bī,发出的光泽,为迎接jī巴的插入而作好了准备。唐丽身躯不停的抖颤,内心淫欲的本性被彻底的激发了出来,肉Bī传来阵阵的快感,不住地挺起屁股,凤凰彩票希望陆云飞的舌头能更深入Bī眼里,口中无法抑制的不断发出诱人的伸吟声,“啊……啊……啊……云飞……快些给我……啊……我要……”双腿不住地有时张开,有时合起,夹紧着陆云飞的头,双手则用力的抚摸着、压迫着自已的大nǎi子。

  “好,既然你这么着急,我就不客气了。”陆云飞说着将唐丽的两腿分开抬起来,已握着又一次涨大的jī巴对准嫩Bī眼伴着yín水一插到底,“啊……啊……好……好大啊……”唐丽的淫Bī给陆云飞巨大的jī巴一插入去,那份充实感使到yīn道一张一合的痉挛起来,Bī心受到jī巴的磨擦刺激,yín水马上涌出,快感立至,Bī肉毫不客气的紧紧的咬住陆云飞非凡的大jī巴。陆云飞马上就开始了毫不怜香惜玉的狠插。对骚货荡妇陆云飞向来毫不留情,用大jī巴不断地在唐丽的淫Bī中抽插捣弄,每一下的冲刺,都使到淫Bī内发出“噗叽、噗叽”的声音。虽然唐丽经常被孙雨的大jī巴猛操,但yīn道仍是非常的紧窄,阴璧炽热湿润,吸吮着陆云飞的jī巴,粗大jī巴头从Bī里带出浓浓的黏液,更加润滑了jī巴茎,每次的抽插,都带来无可言喻的快感。

  “啊……操……操死我啦……啊!………使劲呀!……我快来了!”陆云飞粗大的jī巴头在唐丽的Bī里刮弄着嫩嫩的敏感细肉,一股股热流从小腹直冲大脑,唐丽完全陷入了肉欲的海洋,浪浪的把一个肥大的屁股往上猛顶着,唐丽只觉得越操越痒,Bī里的肉痒简直让唐丽无法忍受了!她只想让这根大jī巴永远也不要软下去,直到解痒为止!陆云飞的大jī巴疯狂的操着柔嫩的肉Bī,次次都干到最底,回回都触碰Bī心子,把个骚货抽插的死去活来。

  “呀……好……好……让我操破你这淫娃的臭Bī……呀……呀……操死你……操死你这臭Bī……”传来了阵阵的快感,陆云飞不禁性欲狂发,不断地用力冲刺着唐丽的淫Bī。每一下的撞击,都使到唐丽雪白的肥奶上下左右的跌荡着,陆云飞的手伸上去紧抓这双迷人的大nǎi子揉捏着,用口含着奶尖,舌头不断的舔吮着凸起的大奶头。

  欲仙欲死的感觉,令唐丽不由全身如抽筋一样的痉挛,不停的颤抖,yín水如黄河决堤般的涌出,高潮一浪接一浪的,肉Bī感受着jī巴带来的快感,耳边听着陆云飞淫语,淫贱的本性一下子激发了出来,“好……好……干死我……我……我要……你的大jī巴……每天都插入我的淫Bī内……我要死……死……了……”看着唐丽的反应,陆云飞的性欲更高涨,他将唐丽翻过身来,只见yín水已浸湿了整个屁股,陆云飞急急的分开唐丽的屁股,把jī巴塞进唐丽的腚眼里猛烈的抽插着。

  虽然jī巴和腚眼都沾满着肉Bī流出来的yín水,但唐丽还是觉得一根火热的大硬棒塞了进来,好象屁眼插得要裂开似的,爽得唐丽不禁大声的浪叫出来,紧窄的屁眼压迫着陆云飞的jī巴,陆云飞舒服得把jī巴在唐丽的屁眼里乱杵着,肥嫩的屁股肉被粗大jī巴插动得肥肉乱晃,细嫩的屁眼竟然被插弄得“吱吱”作响!

  唐丽只觉得屁眼里也开始刺痒起来,如不用粗大的jī巴好好通通还真就不行!她着急的往后尽量撅着大白腚,两只手也使劲的扒开了屁眼,任由大jī巴抽插,陆云飞见唐丽来了感觉,更加用力的操着,操了一会陆云飞又让唐丽躺在沙发上让她自己分开高举的双腿,唐丽浪浪的用手扒开自己的腚眼,陆云飞把jī巴在她肉Bī里捅了捅沾满yín水后重新操进了唐丽的腚眼里,一边操着一边低头看唐丽的肉Bī,肉Bī因长时间的抽插而不能合拢,乳白色的yín水向外流着,把Bī眼里外都打湿了,两片Bī缝一开一合地、像一只喝水的红嘴,他用手轻轻的拿起唐丽脱掉的肉色连裤丝袜,把最臭最脏的脚掌脚趾的部位带到唐丽的yīn道口,慢慢往Bī眼里塞,直到整个丝袜慢慢的被她湿热的Bī眼紧紧含住。

  “啪啪啪啪啪啪啪……”陆云飞的大腿拍打在唐丽的屁股蛋上发出清脆的响声,粗大的jī巴头进出着屁眼,唐丽只觉得大脑里一片空白,只感觉眩晕。陆云飞用力的在屁眼里抽插着,嘴里喘着粗气,哆嗦着说,“哦!啊!好爽!爽!哦!哦!一…一会儿……唆……出来!!出来了!啊!”陆云飞一边说着,一边狠狠的抽插着!

  突然,他拔出jī巴,一拽唐丽的胳膊,唐丽翻身坐了起来,陆云飞激动的跨到唐丽的胸口,用手使劲的撸弄着自己的jī巴,唐丽“哦!”的叫了一声,一张嘴,他顺势将jī巴插进唐丽的小嘴里,唐丽急忙用手攥着jī巴快速的上上下下撸了起来,舌头不停的在jī巴头的裂缝上猛舔,陆云飞突然一瞪眼,使劲的闷哼了一声,“嗯!!”“突突”的射出了白色的jīng液!唐丽用嘴接着jīng液,舌头在他的guī头上打转,陆云飞又哼哼了好几声,才大大的长出一口气!

  再说此时在从日本东京飞往北京的豪华客机上,在空无一人的头等舱内,一双黑色的高根皮鞋歪倒在过道上,美丽空姐康绮月穿着空姐制服半裸着躺在座位上,高高的用手举起高高地举起自己的修长的双腿,蓝色的丁字蕾丝内裤和裤袜已经褪到了膝盖的位置,孙雨正挺着大jī巴猛操着她yín水淋漓的肉Bī,痴醉的康绮月尽量使自己的腿大程度的分开,更大限度地把大腿往后上方提,孙雨用力的动作把座位摇晃得“吱吱”的响,只有那挂在康绮月一条腿上的黑灰色丝袜在空气中飘舞着,康绮月涂着蓝色指甲油的白嫩脚趾用力的绷紧着。

  孙雨一边操着着,一边喘息着说,“哦!……宝贝!……真爽死了……哦……太……太浪了!……哦!……”突然,孙雨一阵快速的动作,康绮月知道他快要出来了,急忙装作浪浪的叫了起来,“啊!啊!我要来了!啊!……快!……”孙雨眼睛猛睁,浑身的肥肉乱颤!突然大大的叫了一声,“啊!”巨大的jī巴冲着康绮月的肉Bī里使劲的撞了两下,康绮月只觉得Bī里一阵发热,孙雨shè精了。

  “孙总!孙总!飞机快到北京机场了!地面说接您的车直接在机坪接您。”头等舱的广播响起,是广播员郭惠蓉的声音,孙雨被这突如其来的广播声,吓了一下,原本已经软下来的jī巴便从康绮月的yīn道内滑了出来。只见康绮月的肉Bī湿淋淋地,肥嫩的大yīn唇由于性兴奋充血,显得格外的红润饱满,娇嫩的小yīn唇稍微张开一点,半掩半遮地护住了肉Bī眼,随着孙雨jī巴的滑出,她那被射满jīng液的肉Bī隐约一露,一丝奶白色的jīng液顺着红色的yīn唇下放流了出来。

  “哎呀!都流出来啦!讨厌!喊什么喊呀!”康绮月一边拿起一张餐巾纸捂住Bī眼,一边娇羞地抱怨。很快康绮月手中的那张餐巾纸就给流出来的jīng液弄湿了,康绮月顺手将餐巾纸扔进了机舱的垃圾桶里,然后又拿起一张捂着下体,说道,“孙总……你今天射的真多呀!都用了两张餐巾纸了”她一边说一边擦拭着下体斑斑的秽迹。

  “嘿……嘿……今天实在是太兴奋了!真舍不得你呀!”孙雨提着裤子说。“你好坏!就会骗人!”这时康绮月已经拿起了第三张餐巾纸,作最后的擦拭。孙雨这时已经穿好了裤子,见康绮月还在擦拭下体,连忙说道,“来!骚宝贝,让我来帮你擦!”说完就拿起一包餐巾纸,从中抽了一张拿在手上,蹲在了康绮月的胯下,康绮月见状知道胯下的这个老色鬼,是想看自己流淌着jīng液的肉Bī骚态。

  想到这里,康绮月分开了站立的双腿,两条雪白大腿张开,很快她就感觉到下体一阵酥痒,提着裙子的双手不由自主地放了下来,顿时,薄薄的制服裙摆一下子将孙雨的整个头部给罩住了!性感女性的体香,加上头被制服裙子摆罩住了,所以孙雨顿时十分的兴奋,一双手抱住了康绮月两条丰润雪白的大腿,由她那雪白浑圆的两条大腿内侧,快速地往大腿娇嫩的根部抚摸上去,到达毛绒绒的浪Bī后,便用中指和食指轻轻地分开湿淋淋的肉缝,露出红嫩的小yīn唇。

  康绮月被弄得一阵颤抖,真切地感觉孙雨已经完全分开了自己的肉Bī,她想象着裙下的孙雨下一步会做什么!兴奋和刺激让康绮月的双手情不自禁地抱住了他的头,康绮月甚至有些渴望孙雨用嘴去舔弄自己的yīn唇。孙雨似乎很理解康绮月的想法,只见他嘴凑近康绮月的肥嫩的大yīn唇,然后伸出舌头试探地舔起鲜嫩的小yīn唇嫩肉来,康绮月正期待的舌头的到来,让她浑身快乐的如遭电击一般,全身的性神经都集中在yīn唇嫩肉上,尽情地享受孙雨舌头给她带来的快乐。

  “哦……噢……喔……噢”康绮月开始断断续续地呻吟开了!“骚宝贝!你下嘴的肉好嫩呀!”孙雨一边舔弄一边淫秽地说道。“啊!……孙总……那你就吃吧!……噢……”康绮月也开始地回道。“好呢!”孙雨将头伸出裙子换了一口气,然后说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小骚货!”说完孙雨的双手扳住了康绮月肥嫩雪白的肥腚,伸出舌头将两片丰腴的yīn唇舔开后,舌头抵住yīn道口的嫩肉一阵顶弄,然后又用嘴唇含住了康绮月的大小yīn唇,就象接吻一样紧紧地含吸住。

  嘴唇的咂吮和舌头的舔弄,令康绮月觉得自己的下体有一种十分舒服的感觉,这种感觉是jī巴交媾和插入所没有的,极度的快感让她终于再次发出压抑后的呻吟,“啊……噢……舔……深一点……再深……啊……再深!……哦……”孙雨听见康绮月被自己舔弄的如此淫骚,一种变态的成就感促使他更加卖力舔弄,将头卡在白嫩的大腿间,将舌头从肉Bī处开始往上舔,就连鼻子也顶磨在康绮月的阴核上。

  这样的刺激令康绮月肉Bī舒服的阵阵颤抖,全身滚烫,“啊……哦……再用力……插深……一……点……噢……你的鼻子……碰到了……我的阴……核……噢……”此刻的康绮月已经陷入无边的性狂欢之中,放纵地淫叫,直搞得她媚眼如飞,全身颤抖,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个地道的淫妇,与执行航班给其他旅客服务时的康绮月完全是两个人。

  孙雨见到康绮月这样十分的样子,禁不住jī巴一阵勃起,不由的开始欣赏她的浪态和肉体,只见她细皮嫩肉的肉Bī,令多少男人想用粗大的jī巴抽插,她那肥嫩的大yīn唇和鲜艳的小yīn唇,被舌头舔弄得涨开充血,大量的yín水不停地往外流,顺着娇嫩的小yīn唇的下部流到了白嫩的屁股沟中。

  “啊……哦……我……要!……孙总……要!”康绮月被玩弄的性欲勃发,急需一条大jī巴来抽插她的肉Bī。“好!就再来一次吧!”孙雨听到康绮月的呼唤,头从裙子下钻了出来。康绮月很快地坐在了座位上,将两条浑圆白嫩大腿,架在了作为的扶手上,两条修长的大腿张得大开,纤腰火辣的像水蛇般的扭动,娇声的叫着,加拿大99预测网“孙总……快点嘛!……喔……噢”

  康绮月故意的卖弄风骚,搔首弄姿的挑逗着孙雨的欲火和淫心。孙雨那经得起这样的挑逗,也顾不得再脱裤子,只是从裤裆里,掏出粗长的jī巴,扑到康绮月雪白丰满的肉体上,屁股一挺,粗大的jī巴一下插进了早已是湿漉漉的浪Bī中。“啊……好粗的……东西呀……用力……舒服呀……噢……”康绮月双腿钩住了孙雨的腰部,用力地筛动着肥白的大屁股,配合着孙雨的大力抽插。

  大概抽插了十多下,孙雨觉的不过瘾,于是双手将她的双腿架在肩上,摆出了老汉推车的架势,开始大力地频频地抽送,垂在孙雨身后的两条腿不断的晃动着,左腿上飘浮的丝袜伴随着康绮月腿的踢动几乎都飘了起来,涂着蓝色指甲油的白嫩脚趾裹在丝袜里在座位的边上用力的向脚心勾着。

  康绮月随着孙雨抽插的节奏哼叫连连,yīn道内的yín水越来越多。由于孙雨没有脱掉裤子,所以卵蛋无法接触到康绮月的yīn唇,让她感觉到没有插到底的遗憾,这时她手伸下去摸到了孙雨的jī巴,“孙总……把裤子脱掉吧……”孙雨也正有此意,听到康绮月的吩咐,便把jī巴从湿淋淋的yīn道中抽了出来,快速地见裤子退到了小腿处,然后再次扑到了康绮月的身体上。

  康绮月十分配合地挺起了白嫩的大肥腚迎接jī巴的到来,同时伸手下去一把握住了硬挺的jī巴,“啊!好大呀,刚刚射完还这么硬!真是个好东西!”话还没有说完,康绮月将大腿再次分的更开,将手中的jī巴轻轻一带,孙雨的的jī巴很快就朝着浪Bī中插了进去,随着孙雨的一挺,睾丸终于拍击到了她的yīn唇,康绮月这时满足地把两腿翘起来再次盘到了孙雨的腰上。

  几乎孙雨的每一次抽插都能给康绮月带来无比舒爽的快感,而且一次比一次高涨、一次比一次强烈。她的脑袋几乎是空白一片,无暇再去思考别的什么事情,单是这些不断涌来的快感已使她应接不暇。孙雨抽插着康绮月,同时还低头看着两人交合的部位,每当他的jī巴往外抽时,只见一根粗壮赤黑的大jī巴横在两丛阴毛之间,每当jī巴往里插入时,随着阴囊在康绮月的肉Bī发出“啪”的一声,便大半根尽没,yín水飞溅,将两人的阴毛弄得濡湿,交缠在一起,而到抽出时又会形成一条条粘连着的细丝。

  看到这种情景,孙雨更加显得兴奋,他的jī巴涨得更大更硬,好似一根烧红的大铁棒,蛮横地在康绮月的肉Bī里横冲直撞。随着大jī巴数十下的抽动,康绮月Bī里的yín水也长长的流了出来滴到了地板上,孙雨双手紧紧的拿住康绮月坚挺饱满的大nǎi子不停的揉弄,在孙雨一下下的大力抽插下,康绮月也开始浪声淫语的叫了起来,“哦!……大jī巴哥!……哦!……啊!……抽……抽死人了!……哦!……使劲……使劲操呀!……操呀!”孙雨也很兴奋,一边操动着一边说到,“康绮月……我的小骚货!……舒服……舒服死了……哦!”孙雨觉得小腹一热,一股阳精直逼guī头,忙的把jī巴从康绮月Bī里抽了出来,大jī巴狠狠的挺了两下最终没有shè精。

  孙雨用硬挺的jī巴在康绮月的屁眼上蹭了两下,便把粗大的guī头放在屁眼上,稍一用力只觉得刺溜众一下,竟然滑进了半根jī巴!孙雨只觉得康绮月的屁眼十分柔软,竟然比肉Bī还要温暖还要紧!孙雨再一用力将大jī巴全根插入,觉得康绮月的屁眼里十分润众滑,笑着说到,“你的屁眼果然是天下极品!以前坐台的时候没少让人走后门吧!”

  柔嫩的屁眼被他的jī巴翻来覆去的抽插着,孙雨也不说话,双手按定康绮月的大白腚使劲的操起屁眼来,只见粗大的jī巴已经将康绮月细小的屁眼挤了进去,随着孙雨大力的抽插,康绮月的屁眼也翻来翻去,jī巴上全是康绮月屁眼里的大肠油,白腻腻的好象yín水一样,康绮月一边狂浪的放声淫叫着,一边用自己的小手从前面伸出来两根手指插进yīn道掏弄自己的肉Bī。

  孙雨一口气操了百抽,然后猛的拔了出来,他抓住康绮月的头发,把康绮月的脸拽到他的jī巴跟前,康绮月立马闻到一股臭味儿,孙雨大声的说,“来,把小嘴张开!”康绮月刚想说话,一张嘴,孙雨顺势将jī巴插进来,康绮月被迫无奈的吸吮着刚从屁眼儿里拔出来的jī巴,“吧唧!吧唧!吧唧!……”康绮月一口口的舔着jī巴上的东西,孙雨满意的笑了。

  直到他的jī巴被康绮月舔得崭新,孙雨才再次将jī巴插入屁眼儿操了起来,就这么操一会儿舔两口,操一会儿,舔两口,在蓝天航空公司航班的头等舱里,一个美丽的骚货被一个好色的老色鬼任意的玩弄着。

  “扑哧!”孙雨再次把jī巴从屁眼儿里拔了出来,他一屁股坐在座位上,一边喘气,一边拉过康绮月,康绮月跪在了他的双腿间一低头,孙雨把jī巴塞进康绮月小嘴里,双手按着她的脑袋使劲的动着,康绮月用小嘴套弄着他的jī巴,孙雨突然一颤抖,在康绮月的小嘴里“噗嗤,噗嗤”地把jīng液射了进去。

  再说牛凯,虽然结了婚有了温玉婷这个骚美淫妇但还是对王静难以忘怀,这不和王静约好了,两个机组一前一后飞到深圳,把飞行箱放到房间就到了王静的房间,门没锁,牛凯一进去王静并不在,只见床头枕边上,扔了一条王静在飞机上穿的脱下未洗的黑灰色丝袜,沙发上还有一包没开封的短丝袜,那是王静飞东京时专门给杨丹带的,牛凯把那条王静在飞机上穿的脱下未洗的黑灰色丝袜,拿了起来闻个不停,jī巴也因之而硬。

  丝袜因为穿了一整天,所以布满了王静的脚汗和皮鞋的味道,牛凯一边闻着还用舌头去舔脚趾的部位把那骚骚咸咸的味道全舔到嘴里,他迫不及待的脱下裤子,那根紫红色的大jī巴一下子就跳了出来。牛凯手里拿着王静一只丝袜捂在鼻子上深深的闻着,把另一只丝袜缠在在jī巴上,握住丝袜包缠的jī巴猛烈的套弄起来,正在他陶醉于王静的臭丝袜之时,门突然开了,王静和杨丹一起走了进来了。

  原来王静和杨丹一个机组飞过来的,二人放下飞行箱换了便装就一起在楼下吃得饭,王静没想到牛凯这么快就到了,就让杨丹到自己房间来拿那包肉色短丝袜,结果就发生了这一幕,杨丹一见牛凯,先是惊奇道,“咦?你也在啊?”又见他拿了丝袜在闻还套在jī巴上,这才觉得不对,于是转向王静。王静也不知该说什么。牛凯一跃而起,直扑杨丹。

  杨丹本能地反抗着,牛凯叫道,“王静,快帮忙弄住她!回头她说出去就完了!”王静无奈,只得上前帮手。两个人把杨丹按在床上,牛凯用手里王静的丝袜将杨丹双手反绑在后,迫使她跪趴在床边呈母狗式,然后掀起她的短裙,杨丹涂着粉红色指甲油的白嫩淫脚上穿的竟是性感的无裆肉色裤袜,而且未穿内裤,牛凯大喜,两只手分开她那娇嫩的Bī缝,挺着jī巴从后用力地顶开了紧紧的yīn道口疯狂地插她Bī眼,杨丹被粗暴插入,疼得叫个不停,大jī巴无情地推进,yīn道里的嫩肉无情得像铜墙铁壁一样,将guī头紧紧地包着。

  牛凯命王静也脱光下身,撅起大白腚跪趴在杨丹旁边。牛凯拿着王静刚刚脱下的肉色裤袜,使劲闻那发黑的袜尖,那成熟性感妇人袜尖的骚臭,被他深深吸进大脑,极大地刺激了他,使他兽性大发!他jī巴硬得要爆炸了,狠捅杨丹,直捣Bī心,“哎呀……疼死了……我不会说出去的……我不会……”杨丹疼得连声哭叫,美丽的面庞因为痛苦而扭曲了,眼泪从紧闭的眼眶中飞射而出。

  牛凯一边捅一边淫笑,“贱货!老子早就想了!”一边捅还一边挥掌猛击杨丹那肥白屁股,疼得她尖叫,他开始猛烈的抽插,杨丹的yīn道自动地分泌yín水,润湿了受创的yīn道,减弱了她的痛楚,渐渐的杨丹沉浸在痛与痒的仙境中,不由得婉转娇啼,发出既痛苦又痛快的呻吟。牛凯的巨大jī巴深深地插着,顶着杨丹的Bī心,狠狠地磨着用力地插,又伸手死命抓她nǎi子。杨丹已经度过了开始的痛楚,进入了快乐的境界,yīn道终于流出了yín水,开始时的剧痛逐渐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疯狂袭来的性快感。杨丹细密娇嫩的肉Bī,在牛凯的疯狂攻击下,彷佛要被撕裂般的疼痛,夹杂着被虐待的快感,肉Bī的充实感,是她从未曾尝到的特大号jī巴在进出着。正如久旱逢甘霖,她很快的便攀上顶峰,yín水随着牛凯jī巴的攒刺、抽插而飞溅开来,滴在床单上,杨丹被挑起了体内熊熊的肉欲火焰,强烈的情欲袭上心头,羞得满脸火红,看到杨丹迷离的神情和扭动的娇驱,牛凯的攻势更猛了。

  而杨丹也尝到了jī巴深入yīn道的甜头,大腿紧紧地夹着牛凯,好让jī巴更深的刺进去。杨丹觉得肉Bī传来一阵阵爆炸的感觉,她觉得自己快要化掉了,yīn道壁一阵痉挛,大量的yín水从里边流了出来。牛凯深入yīn道的guī头,感到一阵灼热,不又加紧抽送了两下,将一股浓浓的jīng液射进肉Bī心子里,然后将大jī巴从肉Bī中拔出去。

  牛凯低头看杨丹的肉Bī,Bī眼因为jī巴的抽插而不能合拢。yín水混着jīng液向外流着,两片小嫩肉一开一合地十分诱人,黑亮的阴毛被yín水和jīng液漫过以后,更加发亮。牛凯把那包肉色短丝袜打开取了一只套在自己的jī巴上重新插到杨丹的肉Bī,他一点儿都不忍着,三、四分钟就射了第二次,换上一只新的袜子之后,又继续狂操大屁股的杨丹,每几分钟就射一次,射完就换个袜子,换完袜子就再接着干,如此反复了不知道多少次,杨丹本来白花花的大屁股已经被撞得通红了,yīn唇也肿胀得变了形,高潮了太多次,杨丹已经被操得浑身脱力、奄奄一息了,冷汗不断的往外冒,白眼儿直翻。

  牛凯撸了撸自己shè精后仍然很硬的jī巴又狠狠捅入王静的Bī缝儿里,直捣子宫,牛凯感觉自己的jī巴慢慢的被王静湿热的肉Bī紧紧含住。王静满足的叹了一口气,牛凯改变战术,要在短时间内再次把她彻底征服。他把jī巴抽出到只剩guī头还留在里面,然后一次尽根冲入,这种方式就是所谓的蛮干,他开始用力的抽送,每次都到底,根本就不顾王静的感受,只是不顾一切的拼命抽插,把她的yīn唇搞得翻进翻出,王静简直快疯狂了,一头秀发因为猛烈的摇动而散的满脸,两手把床单抓的乱七八糟。他每插入一次,她就轻喊一声,“啊……啊……啊……啊……”王静忍不住发出有节奏的声音,她的大白腚配合着节奏微微向后挺,顶得她舒服的不得了

  牛凯一边狠操王静,一边又从后面捉住杨丹一只臭淫脚,杨丹就象一条母狗一样,向后抬起一条美腿,脚趾脚掌被牛凯狠狠舔着,两个性感女人的浪叫声响成一片。返回列表崇尚高度自由的文学,但拒绝任何色情小说和反动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